您現在的位置:新華網吉林頻道>正文
分享: 
新華廣播
練功房第3集丨“佳哥”與他的話劇夢:夢想不止,追夢就不會停歇
時間: 2019-06-20 17:06:55      來源: 新華網
分享本頁至手機

  新華網長春6月20日電(衣兵 郭聰)2尺長的木刀握在手中,9個黑衣人,或劈,或砍,或刺,同時,迅速地臥倒、半跪、起身,目光炯炯,他們正在“御敵”。

  6月中旬的一天,吉林藝術學院一間練功室里,趙佳正帶領8名學生演員,利用午休時間排練。

  初夏的長春并不熱,但他們的額頭已經滾下汗珠。

  這是Mask戲劇工作室每周四次例行排練的一場。作為吉林藝術學院教師,工作室的負責人、導演和演員,趙佳和本校熱愛話劇的小伙伴們,用日復一日的排練和演出,腳踏實地追尋著屬于他們的話劇夢。

  組隊:有一半人把自己淘汰了 他們沒想到風光背后這么苦

趙佳介紹Mask戲劇工作室創辦經歷。

  36歲的趙佳,從小就愛表演,19歲進入吉林藝術學院,念本科、讀研究生,學表演、學導演,26歲畢業留校,成為該校戲劇影視學院的形體教師。

  “Mask戲劇工作室始于2013年創立的‘壹戲劇工作室’”。6月17日,趙佳回憶起當年那一幕仍記憶猶新。當時,他的研究生同學、編劇李卓宜觀摩第一屆烏鎮戲劇節,戲劇行業的新氣象讓他躍躍欲試,在回長春的飛機上創作了劇本《殺死齊天大圣》,并請趙佳做導演。

  “我當時還沒導過戲。”趙佳說,但出于熱愛,他答應去嘗試。就這樣,“壹戲劇工作室”應運而生。

  第一步邁出來了,以后的每一步,都不輕松。

  就拿招募演員來說,每年迎新生時,工作室都會發布招募海報,不論什么專業,都可以報名。“學舞蹈的、學聲樂的、學音樂的、學表演的……這幾年一共來了五六十人,三四屆學生,堅持下來的只有30人左右。”趙佳說,其中有的人本以為搞戲劇很風光、很體面,但一接觸日常訓練和排練,就受不了那種勞累和辛苦,“所以有50%的人把自己淘汰了。”

  排練:十幾分鐘就有汗珠滾落 厚襪子磨破露出腳板

訓練強度大,十幾分鐘就流汗了。

  排練的辛苦,首先是時間緊。每周一到周四,中午12點到下午1點,是排練時間。之所以搶在中午排練,是因為只有這個時間大家都沒課。排練結束,他們抓緊去吃午飯,1點半就得上課。

  其次,強度大。6月12日中午,一段日本風格的音樂中,趙佳帶領5名男生、3名女生開始排練。

  他們排成橫排,用力踏步,徐徐前進,忽然俯臥在地,揮舞雙臂,做出各種動作。

  音樂變了,歡快的曲子,還是踏步前進,繼而又緩慢行進。此時,剛剛過去十幾分鐘,有幾名學生已經額頭見汗。

  音樂再變,他們從場邊拿起2尺長的木刀,迅速臥倒、起身、半蹲、轉身,用力做出劈、刺、砍等動作,口中喝喝有聲,仿佛與人搏斗。俯臥與起身之間可看到,好幾個同學腳上穿的厚襪子已經磨破,露出沾著灰土的腳板……

  12點40分左右,訓練結束。學生們到場邊休息,趙佳的T恤被汗水濡濕。

  “這是基本的形體訓練。演員應該有歌唱家的嗓音、舞蹈家的肢體、運動員的身體素質。”趙佳說,話劇演員在舞臺上表演,不能像影視演員那樣可以重來,上了臺就要一直演下去,因此對體能的要求非常嚴格,要控制好呼吸、聲音、力量,這些必須從日常訓練做起,打好根基,才能適應舞臺演出要求。

  “摳”戲:從眼神到動作 手把手排演《新臺》

趙佳(右)指導工作室演員排練。

  工作室成立以來,作為主創,導演趙佳與編劇李卓宜、趙美娜推出了多部作品。2013年的開山之作《殺死齊天大圣》,2014年的《霍普萊斯》,2016年的《當我,遇到了我》《Iris》《Lost》和《感恩節》,2017年的《彈吉他的人》《新臺》,大部分為原創。

  這些作品,有的參加了“戲劇星期六”長春青年實驗話劇系列演出,有的參加了吉林省大學生戲劇節,有的參加了北京國際青年戲劇節。2017年之前,有四部作品參加了在國內戲劇界有地標意義的烏鎮戲劇節,進入嘉年華單元,也就是街頭表演。

  從2016年的《Iris》開始,戲劇工作室改名“ Mask”(面具)。

  2017年推出的《新臺》讓工作室邁上了新臺階——在第五屆烏鎮戲劇節上,不再是街頭表演,而是從全國四五百部作品中脫穎而出,登堂入室,成為青年競演單元的16部作品之一。

  《新臺》是編劇趙美娜從《詩經》中取材創作的,講述了從齊國嫁到衛國的宣姜夫人的故事。舞臺上,采用時空折疊的敘事結構,讓懵懂無知的少女宣姜和屈服于命運的中年宣姜共同演繹她的前半生。

  “我原來并不理解春秋時代人們的想法。其中一個角色,明知父親要殺他,為啥不跑呢?”趙佳啃歷史、讀《詩經》,了解人物的思想和行為,體會到他們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心理。

  導演把戲想明白了,演員排戲則是另一種困難。“最大的困難就是人。”趙佳說,演員們自發參加工作室,能力和水平參差不齊,剛開始排練時,和他預想中的角色形象相差很遠。

  那怎么辦?練!讓演員們一點一點向角色人物靠近。每天除了中午必保的一小時訓練時間,再刨掉課程與課余時間,大概還能有兩小時排練。“手把手、一點一點的把這個戲‘摳’出來,包括眼神,動作。”趙佳說。

  對學生演員來說,出演這部年代久遠的戲,難度可想而知。大一女生宗曉萱身材高挑,她在2019年最新版《新臺》中扮演中年宣姜,怎么扮演一位經歷坎坷的古代女性?她說:“在‘佳哥’的指導下,用心體會角色的情感,花時間去揣摩角色心理……有時候折磨得都會哭出來。沒有捷徑,到后來就是一遍一遍背臺詞。量變才能質變。”

  傳承:為了共同的話劇夢 師生攜手努力前行

趙佳在練功室。

  從當初學表演到現在導話劇,已經17年了,話劇究竟意味著什么?“對我來說,話劇像是一個夢。”趙佳說,“我希望能把我自己真實的夢境展現給我的觀眾。”

  趙佳認為,工作室的最大職能,不是只給學生們一個表演方式,而是要讓他們找到自身問題,并掌握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樣才能長遠發展。

趙佳指導學生們表演。

  同樣是為了話劇之夢,每年都有學生加入這里,排練,流汗,摸索,成長,也有人離開。

  “‘佳哥’對我們付出最多。舞臺上,每個肢體動作,他都是深思熟慮后再教給我們。”大二男生井旭日說。

  “這里讓我學會了更多的表演方法,還有了更多的實踐經驗。”大一男生許瑞堯說。

  大三男生郭之堯說:“老師私下里對我們很溫和,但在舞臺上,有人犯了錯誤,他會很嚴厲地指出來。在工作室的經歷讓我們在生活中更能夠堅持。這里不僅是排練場,也是家。”

  “導演是個特別有信仰的人,在各種艱苦情況下,去完成自己的理想。”大一女生于絲雨說。她曾在社交媒體上用講笑話的短視頻獲得了幾十萬粉絲,但她最終選擇了舞臺。“我不甘心只在小小的手機前說個小笑話,它不足以讓人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我更喜歡在舞臺上塑造角色,讓人們知道我。舞臺要比鏡頭讓我更熱愛。”如今,她在2019年版《新臺》中扮演少女宣姜。

  趙佳在吉林藝術學院學習、從教多年,也曾親身感受國際上各種戲劇風潮的激蕩,通過不斷的交流、碰撞,他想形成自己的風格,“我自己的風格,可能和大部分導演編劇不一樣,但它會有自己的生存空間。所以我需要堅持,就比如我的話劇夢,現在還沒做完。”

  趙佳透露,工作室今年的新戲已經啟動,也是為烏鎮戲劇節準備的,6月中旬開始了第一次排練。

  夢想不止,追夢就不會停歇。

編輯:趙石樂 責校:徐文輝

主編:黃維 監制:王健民

精美圖片
專題策劃
  • 新華社吉林分社踐行“四力”作品選
  • 中國長春電影節與您誠摯相約
  • “通順2018”長春市建委服務市民順暢平安行
本站所刊登的新華社及新華網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新華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制作單位:新華網吉林頻道 版權所有:新華網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與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00-2016 JL.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0100700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649867
指环王在线客服